记忆的永恒

记忆的永恒

记忆的永恒 ,在一片死寂的海滩上,远方的大海、山峰都沐浴在太阳的余晖中。一个长着长长睫毛,紧闭眼睛,好像正在梦境中的像鱼又像马的“四不像”怪物躺在前面的海滩上。怪物的一旁有一个平台,平台上长着一棵枯死的树,还有一个爬满了蚂蚁的金属盘子,好像正在被苍蝇啃噬掉。画中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三只钟表,它们都变成了柔软的、可以随意弯曲的东西,显得软塌塌的,如同面饼一样,或挂在枯树枝上,或搭在平台的边缘,或披在怪物的背上,好像这些钟表都不堪负荷,疲惫不堪地松垮了下来似的。在这里时间被强烈扭曲了,停止了,仿佛一切都被融化成了无意识的东西。
背景中的海滩和台阶,都不在一个透视面上,每一件物体都有真实的原型,同时又被得互不相干、毫无逻辑地组织在一起,表现出极度的无理性和荒诞性。
这副著名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描绘的了软塌塌的手表形象,它概括了达利的“柔软”和“坚硬”理论。这是当时他的思想的核心。正如黎明阿德斯(DawnAdès)所说:“软手表是时空相对性的无意识象征,是对我们固定的宇宙秩序概念崩溃的超现实主义沉思”。
在奇怪的“怪兽”中可以识别出一个人的形象(怪兽的脸部有很多纹理,画面中有很多对比度和色调),达利在几幅当代作品中用它来表现自己–抽象形式变成一种自画像,经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。该生物可以被理解为一种“褪色”的生物,通常出现在梦中,而做梦者无法指出该生物的确切形式和组成。可以观察到该生物的一只闭着的眼睛和上面的根睫毛,表明该生物也处于梦境状态。图像可能是达利本人曾经经历过的梦,而钟表可能象征着时间的流逝,因为人们在睡眠中经历了时间,或者在梦者眼中停留了时间。
画左下角的橙色钟被蚂蚁覆盖。达利经常在他的画作中使用蚂蚁作为腐烂的象征。绘画中出现的另一种昆虫是苍蝇,它坐在橙色手表旁边的手表上。当太阳照射它时,苍蝇似乎正在投下人影。《记忆的永恒》运用“现实主义绘画技术的精确性” 来描绘比梦醒意识更可能在梦中发现的图像。
右边的崎岖岩石代表加泰罗尼亚东北部的克雷德角(Cap de Creus)半岛的顶端。达利的许多画作都受到他在加泰罗尼亚生活的风景的启发。这幅画前景中奇特而隐约的阴影是对帕尼山的引用。

查看译文

()
全新首页上线查看详情
查看详情
西斯廷圣母
吹笛子的少年

请登录以参与评论

所有评论(0)
评论加载中...
0